特色

About 陳斯紅 ✝️;陈斯红✝️

美國馬薩諸塞等城市政府(議會)通過法令:允許多角戀 婚姻家庭 關係!

A Massachusetts city will recognize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as part of new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一妻子 多丈夫們婚姻制、一夫多妻子們婚姻制(多丈夫們、多妻子們)婚姻家庭法律來了:

美國馬薩諸塞等城市通過了法令:
允許多角戀(婚姻家庭)關係合法法律。

讓大家與您一起看看以下內容:

The city of Somerville, Massachusetts, will now recognize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after the city council voted in favor of a new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in a meeting last Thursday.

在某週四的一次會議上,美國馬薩諸塞州薩默維爾市議會投票通過了一項新的家庭伴侶關係條例後,該市現在承認多角戀關係合法。

Councilor Lance Davis, who supported the ordinance, told CNN he believes this is the first ordinance of its kind in the country.

支持該法令的議員蘭斯·戴維斯說,他相信:這是美國(美利堅合眾國)的第一個此類法令。

The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was brought to the city council recently as a means to help residents who are not married to visit their partners who are sick with coronavirus at the hospital, according to Davis. Right before the meeting last Thursday where the ordinance was going to be voted on, Councilor JT Scott suggested to Davis it should include partnerships of more than two people.

戴維斯說,最近,美利堅合眾國地方法律《家庭伴侶關係條例》被提交到本市議會,作為幫助未婚居民去醫院探望感染了新冠肺炎的伴侶的一種手段。

在週四,對該法令進行投票表決的會議之前,議員JT Scott向Davis建議,該法令應包括兩名以上的伴侶們。

‘The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was brought to the council by Davis to encompass this change in a virtual meeting Thursday evening. Davis recommended tweaking the ordinance so that partners weren’t required to live together or inform the city of change of address.

戴維斯在周四晚上的一次視頻會議上向美國地方議會提交了《家庭伴侶關係條例》,涵蓋了這一變化。
戴維斯建議修改這條法令,這樣,伴侶就不需要住在一起,也不需要在地址變更時通知美國市政府。

Mayor Joseph Curtatone signed the ordinance into law Monday, according to Davis.

戴維斯說,市長約瑟夫·科塔頓在星期一簽署了這項法令。

The office of the mayor did not immediately return a request for comment.

This is Somerville’s first domestic partnership ordinance, according to Davis, meaning the city now joins nearby Boston and Cambridge, which also have such ordinances. Massachusetts became the first US state to legalize same-sex marriage in 2004.

根據戴維斯的說法,這是美國薩默維爾的第一個家庭伴侶條例,這意味著,這個城市現在加入了附近的美國波士頓和美國劍橋,這兩個城市也有這樣的多角戀婚姻家庭條例。

2004年,美國馬薩諸塞州成為美國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

Davis says all the feedback he’s received from this ordinance has been positive. He says he hopes other states will follow suit.

戴維斯說,他從這項法令得到的所有反饋都是積極的。
他說,他希望美利堅合眾國(美國)其他州也能效仿之。

Folks live in 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 and have for probably forever. Right now, our laws deny their existence and that doesn’t strike me as the right way to write laws at any level, said Davis. “Hopefully this gives folks a legal foundation from which to have discussion. Maybe others will follow our lead.”

人們生活在多角戀的關係中,而且,可能永遠如此。
戴維斯說:“現在,我們的法律否認他們的存在,這在任何層面上都不是製定法律的正確方式。希望這給人們一個進行討論的法律基礎。也許,其他人會效仿我們。”

美利堅合眾國(美國)·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陈董事長、總經理 郵箱地址:

chensihong0507@icloud.com ;
chensihong@protonmail.com ;
chensihong@aliyun.com ;
chensihong19610507@gmail.com ;
chen13621852461@163.com ;

美國(美利堅合眾國)· blonde billionaires empire Inc.• 全球陳氏宗親們(世界)大會 俱樂部

總會長: 陈斯红

推動 臺灣 立法!














《控鶴監秘記》張昌宗㊙️戀 陳斯紅 唐朝·張垍 原文極生動,特附在譯文後 武則天寵幸薛懷義歷有數年。薛懷義驕橫恣意不遵守法規,在南衙馳馬縱行,以至被宰相蘇良嗣掌嘴處罰,武則天知道後很不高興。 一天,武則天在上陽宮備置酒席,從容地告謂千金公主道: “你可知道朕身邊無人可用麼?現下因此屈抑鬱悶,又有什麼辦法?” 千金公主頓首說: “兒臣想上奏母后已久。母后不道,“兒臣哪裡敢先行進言?今日母后既然知道了小寶(薛懷義的本名) 的罪過,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樣的神聖佛光,托身在人間,廣選男寵。自當應選擇公卿大家子弟中姿色領受穠粹的佳者,置於床第之間,如此足以遊養聖上情懷,捐除煩慮。又何必要去寵幸一個市井無賴之人,一如過往嫪毐(歷史上著名男色,表演陽具轉輪,以陽具為軸,穿入用桐木做的車輪中繞庭狂奔而不墜)、曇獻(著名肌肉和尚)那般事體,被千秋萬世比作秦、胡兩位太后嗎? ” 武則天說: “正如你所言,朕也是知道的。近日宰相掌批薛懷義面頰,正是欺辱他是一個市井小人。如果能得到公卿子弟,兼且通曉文墨之人,南衙哪裡敢行羞辱之舉?” 武則天說完嘆息不已。 千金公主道: “陛下不要嘆氣。陛下委身太宗皇帝之時,可知道鳳閣侍郎張九成么?他的養子張昌宗現下年近弱冠,生得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與刺王妃十分相似太后默然。” 武則天低頭沒有應答。 千金公主借勢跪上前去,起身附近耳語說: “陛下勿需多慮,兒臣對張昌宗的下體也知道一些。兒臣曾在凝碧池設下莊園,春花盛開時,駙馬便宴請諸位賓客,宴會結束之後,賞賜眾人沐浴。在洗浴的時候,兒臣在琉璃屏風後窺看,群臣當中沒有好過張昌宗的。張昌宗通體雪艷,沒有半點微痕瑕疵,身體瘦卻不露銳骨,豐潤卻不垂脂。他的下體頭部豐滿而根部削挺,沒有勃起時,看上去低垂不是很長,彷彿渾然脫胎於鵝卵。前端有龜棱突起五六分高,色澤鮮紅柔潤。” 千金公主進言未畢,武則天面色有些緩和下來,輕慢地問: “難道你曾試過?” 千金公主道: “不是兒臣不垂涎於他,只為母后之故所以不敢。然而始終不能自以為信,因此讓身邊侍女前去試用。” 千金公主回頭看著侍女對她說: “如實向陛下禀告,不必害羞。” 侍女跪在武則天身邊,效仿千金公主的樣子起身附耳,上奏說: “奴家初次與張昌宗相接時,感覺他如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龜頭突張如傘。歷經幾十次插入後,奴家花蕊盡開,神魂已不知飛向何處。昌宗行舉速遲,不以自己的快意為主張,婉轉依隨奴家心意。事體完畢之後,紅玉頹然,奴家與之相觸,身體還是止不住地顫抖。” 武則天大喜,指著千金公主說: “你真懂人心意。朕每每聽聞世俗的女子,多好壯健男子,不選溫柔之輩。這只是村婆的淫趣罷了。男子行事壯偉經久,可以使用藥力來到達目的,海外卹膠(春藥),朕在宮中也寶藏一石多,但無處可用。男子陰物佳妙之處,全然在於美滿和柔和。薛懷義這老廝,肉筋勝過肉體,做起愛來太猛,當時雖然感到愜意,事後朕的身體卻感到有違良和。沈南璆就一般了,還有包皮包莖,因此,朕老感覺不干淨。如果你們所說的不假,張昌宗那便是男人中的極品了。” 千金公主出去後,當即命令侍女傳召張昌宗,賜給輕綃霧谷之衣,再配上玉清雲仙款式的頭巾,洗了一個鮮花浴,讓他口含丁香送入武則天宮中。 之後張昌宗果然得到武則天臨幸,薛沈(薛懷義、沈南璆)之輩不再受到召喚了。 張昌宗和武則天二人歡會之時,武則天知道採陽補陰之法,時常口含張昌宗的陽具睡去。 張昌宗陽具頭體豐肥,武則天嘴張久勞乏,最終也不忍心放棄,後來武則天長了新的牙齒,張昌宗感到苦不堪言,於是將兄長張易之推薦出來。 如此,武則天口含張易之,而用下體承受張昌宗,三人用情很是酣暢香艷。 張易之受寵的程度稍遜於張昌宗,兄弟二人輪班休寢沐浴。每次回到家中,武則天都要派遣專人身邊伺候,不許他倆和妻子哪怕對上一句話。他倆登上樓閣 便要去掉樓梯。 張家老母憐惜兒子,替他們安設了暗室,這才生下孫子張國忠。 武則天讓張昌宗起在木鶴背上,把他作為男神捧著;又命他修纂《三教珠英》,身居控鶴監之職。其間張氏兄弟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有過來往,宋之問尤其羨慕張家兄弟,曾經為他們把持過尿盆,知道的人都恥笑宋之問。 宋之問說: “我若是作為女人遇見張家兄弟,也不知道什麼是名節了, 更何況天后呢?” 武則天用龍錦千段賜給千金公主,而且附言說: “朕聽聞古時公主行端多有不檢,這是遴選駙馬之人的罪過。自今而後,朕命令畫工照張昌宗上下形體寫繪下來,做為範本,若有符合之人,才能充當駙馬的候選人。屆時我朝公主夫妻和樂,也不虛妄了生在帝王之家的幸運了。” 千金公主及侍女、宮人無不叩頭口呼萬歲。 後來唐中宗、唐睿宗兩位皇帝對此效法而行舉,那時安樂公主雖然驕橫奢靡,但與駙馬武廷秀恩愛和好,頗是隆重,身邊沒有面首伺候,這些都是武則天功勞啊。 【原文】 太后幸懷義數年,懷義嬌恣不法,馳馬南衙,為宰相蘇良嗣批頰。後聞而銜之。一日,置酒上陽宮,從容謂千金公主曰:“汝知朕左右無人乎?為此紆鬱,奈何?”公主頓首曰:“臣欲奏天皇久矣。天皇不言,臣何敢先言?今陛下既知小寶之罪,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聖佛,托身人間,廣選男妃。自應擇公卿舊家子弟,姿禀穠粹者,置床笫間,足以遊養聖情,捐除煩慮。何事幸彼市井無賴之徒,為嫪毐、曇獻故事,被千秋萬世擬秦胡兩後耶?”后曰:“微汝言,朕亦知之。近日宰相批懷義面,正欺其市井小人耳。若得公卿子,通曉文墨者,南衙何敢辱之?”言畢而歎。公主曰:“陛下勿嘆,陛下知太宗時有鳳閣侍郎張九成乎?其從子昌宗,年近弱冠,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絕類巢刺王妃。”後默然,俯而未應。公主遽前跪起,附耳語曰:“陛下毋過慮。兒兼知昌宗下體矣。兒於凝碧池置莊,春花盛時,駙馬輒宴賓客,宴畢,賜浴。浴時,兒於琉璃屏後窺之。群臣無有佳於昌宗者。昌宗通體雪艷,無微痕半瑕。瘦不露骨,豐不垂腴。其陰頭豐根削,未起時垂不甚長,渾脫類鵝卵,有龜稜高起五六分,鮮紅柔潤。”語未畢,太后色和,謾曰:“兒試耶?”公主曰:“兒非不涎之也,為後故,不敢。然終不自信,故遣侍兒逼焉。”回顧侍者曰:“據實奏天皇,毋慚也。”侍兒跪起附耳如公主狀,奏曰:“奴初遇昌宗時,似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稜張如傘。三四提後,花蕊盡開,神魂飛矣。昌宗遲速,亦不自為主張,婉轉隨奴意。事畢後,紅玉頹然,奴觸之,體猶噤也。”太后大喜,指公主曰:“兒誠解人,朕每聞世俗女子,但好壯健,不選溫柔。此村嫗淫耳。夫壯健遲久,可以藥力為也,海外慎卹膠,宮中有石許,無所用之。男陰佳處,全在美滿柔和。懷義老奴,筋勝於肉,徒事憨猛,當時雖愜,過後朕體覺違和。御醫沈南璆肉差勝,然上下如一,頭角蒙混,且皮弛稍稍裹稜,非翹起不脫,故時覺不淨。如卿所云,乃全才也。”公主出,即命侍者召昌宗,衣以輕綃霧谷之衣,冠以玉清雲仙之巾。浴蘭芳,含雞舌入宮。後果大幸,薛、沈輩不復召矣。當是時,太后春秋高,學修養法,常含昌宗陰而睡。昌宗陰頭豐肥,後口為之勞,終弗忍棄。後兒齒重生,昌宗覺苦,乃薦易之。後口含易之,而以下體受昌宗,情尤酣艷。易之寵亞於昌宗,二人易班休沐,每歸家,後遣人伺之,不許與妻交一語。上樓去梯,其母憐之,置人壁間,方生國忠也。太后使昌宗騎木鶴,呼為子晉後身。又命修三教珠英,居控鶴監。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酬唱。之問尤諂事二張,為持溺器。人笑之。之問曰:“卿知是何等溺乎?我為婦人遇二張,亦不知何者為名節,況天后也。”後以龍錦緞賜公主,且曰:“朕聞古時公主多行不端,此選駙馬者之罪也。自今以後,命畫工寫昌宗上下形體為式,如式者方充附馬之選。庶幾公主夫妻和樂,亦不虛生帝王家。”公主及侍兒宮人皆叩頭呼萬歲。中宗、睿宗仿而行之。其時安樂公主雖驕奢,與武延秀恩好頗隆,無面首之侍,皆後力也 。

《控鶴監秘記》張昌宗㊙️戀
陳斯紅
唐朝·張垍
原文極生動,特附在譯文後

武則天寵幸薛懷義歷有數年。薛懷義驕橫恣意不遵守法規,在南衙馳馬縱行,以至被宰相蘇良嗣掌嘴處罰,武則天知道後很不高興。

一天,武則天在上陽宮備置酒席,從容地告謂千金公主道:

“你可知道朕身邊無人可用麼?現下因此屈抑鬱悶,又有什麼辦法?”

千金公主頓首說:

“兒臣想上奏母后已久。母后不道,“兒臣哪裡敢先行進言?今日母后既然知道了小寶(薛懷義的本名) 的罪過,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樣的神聖佛光,托身在人間,廣選男寵。自當應選擇公卿大家子弟中姿色領受穠粹的佳者,置於床第之間,如此足以遊養聖上情懷,捐除煩慮。又何必要去寵幸一個市井無賴之人,一如過往嫪毐(歷史上著名男色,表演陽具轉輪,以陽具為軸,穿入用桐木做的車輪中繞庭狂奔而不墜)、曇獻(著名肌肉和尚)那般事體,被千秋萬世比作秦、胡兩位太后嗎? ”

武則天說:

“正如你所言,朕也是知道的。近日宰相掌批薛懷義面頰,正是欺辱他是一個市井小人。如果能得到公卿子弟,兼且通曉文墨之人,南衙哪裡敢行羞辱之舉?”

武則天說完嘆息不已。

千金公主道:

“陛下不要嘆氣。陛下委身太宗皇帝之時,可知道鳳閣侍郎張九成么?他的養子張昌宗現下年近弱冠,生得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與刺王妃十分相似太后默然。”

武則天低頭沒有應答。

千金公主借勢跪上前去,起身附近耳語說:

“陛下勿需多慮,兒臣對張昌宗的下體也知道一些。兒臣曾在凝碧池設下莊園,春花盛開時,駙馬便宴請諸位賓客,宴會結束之後,賞賜眾人沐浴。在洗浴的時候,兒臣在琉璃屏風後窺看,群臣當中沒有好過張昌宗的。張昌宗通體雪艷,沒有半點微痕瑕疵,身體瘦卻不露銳骨,豐潤卻不垂脂。他的下體頭部豐滿而根部削挺,沒有勃起時,看上去低垂不是很長,彷彿渾然脫胎於鵝卵。前端有龜棱突起五六分高,色澤鮮紅柔潤。”

千金公主進言未畢,武則天面色有些緩和下來,輕慢地問:

“難道你曾試過?”

千金公主道:

“不是兒臣不垂涎於他,只為母后之故所以不敢。然而始終不能自以為信,因此讓身邊侍女前去試用。”

千金公主回頭看著侍女對她說:

“如實向陛下禀告,不必害羞。”

侍女跪在武則天身邊,效仿千金公主的樣子起身附耳,上奏說:

“奴家初次與張昌宗相接時,感覺他如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龜頭突張如傘。歷經幾十次插入後,奴家花蕊盡開,神魂已不知飛向何處。昌宗行舉速遲,不以自己的快意為主張,婉轉依隨奴家心意。事體完畢之後,紅玉頹然,奴家與之相觸,身體還是止不住地顫抖。”

武則天大喜,指著千金公主說:

“你真懂人心意。朕每每聽聞世俗的女子,多好壯健男子,不選溫柔之輩。這只是村婆的淫趣罷了。男子行事壯偉經久,可以使用藥力來到達目的,海外卹膠(春藥),朕在宮中也寶藏一石多,但無處可用。男子陰物佳妙之處,全然在於美滿和柔和。薛懷義這老廝,肉筋勝過肉體,做起愛來太猛,當時雖然感到愜意,事後朕的身體卻感到有違良和。沈南璆就一般了,還有包皮包莖,因此,朕老感覺不干淨。如果你們所說的不假,張昌宗那便是男人中的極品了。”

千金公主出去後,當即命令侍女傳召張昌宗,賜給輕綃霧谷之衣,再配上玉清雲仙款式的頭巾,洗了一個鮮花浴,讓他口含丁香送入武則天宮中。

之後張昌宗果然得到武則天臨幸,薛沈(薛懷義、沈南璆)之輩不再受到召喚了。

張昌宗和武則天二人歡會之時,武則天知道採陽補陰之法,時常口含張昌宗的陽具睡去。

張昌宗陽具頭體豐肥,武則天嘴張久勞乏,最終也不忍心放棄,後來武則天長了新的牙齒,張昌宗感到苦不堪言,於是將兄長張易之推薦出來。

如此,武則天口含張易之,而用下體承受張昌宗,三人用情很是酣暢香艷。

張易之受寵的程度稍遜於張昌宗,兄弟二人輪班休寢沐浴。每次回到家中,武則天都要派遣專人身邊伺候,不許他倆和妻子哪怕對上一句話。他倆登上樓閣 便要去掉樓梯。

張家老母憐惜兒子,替他們安設了暗室,這才生下孫子張國忠。

武則天讓張昌宗起在木鶴背上,把他作為男神捧著;又命他修纂《三教珠英》,身居控鶴監之職。其間張氏兄弟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有過來往,宋之問尤其羨慕張家兄弟,曾經為他們把持過尿盆,知道的人都恥笑宋之問。

宋之問說:

“我若是作為女人遇見張家兄弟,也不知道什麼是名節了, 更何況天后呢?”

武則天用龍錦千段賜給千金公主,而且附言說:

“朕聽聞古時公主行端多有不檢,這是遴選駙馬之人的罪過。自今而後,朕命令畫工照張昌宗上下形體寫繪下來,做為範本,若有符合之人,才能充當駙馬的候選人。屆時我朝公主夫妻和樂,也不虛妄了生在帝王之家的幸運了。”

千金公主及侍女、宮人無不叩頭口呼萬歲。

後來唐中宗、唐睿宗兩位皇帝對此效法而行舉,那時安樂公主雖然驕橫奢靡,但與駙馬武廷秀恩愛和好,頗是隆重,身邊沒有面首伺候,這些都是武則天功勞啊。

【原文】

太后幸懷義數年,懷義嬌恣不法,馳馬南衙,為宰相蘇良嗣批頰。後聞而銜之。一日,置酒上陽宮,從容謂千金公主曰:“汝知朕左右無人乎?為此紆鬱,奈何?”公主頓首曰:“臣欲奏天皇久矣。天皇不言,臣何敢先言?今陛下既知小寶之罪,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聖佛,托身人間,廣選男妃。自應擇公卿舊家子弟,姿禀穠粹者,置床笫間,足以遊養聖情,捐除煩慮。何事幸彼市井無賴之徒,為嫪毐、曇獻故事,被千秋萬世擬秦胡兩後耶?”后曰:“微汝言,朕亦知之。近日宰相批懷義面,正欺其市井小人耳。若得公卿子,通曉文墨者,南衙何敢辱之?”言畢而歎。公主曰:“陛下勿嘆,陛下知太宗時有鳳閣侍郎張九成乎?其從子昌宗,年近弱冠,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絕類巢刺王妃。”後默然,俯而未應。公主遽前跪起,附耳語曰:“陛下毋過慮。兒兼知昌宗下體矣。兒於凝碧池置莊,春花盛時,駙馬輒宴賓客,宴畢,賜浴。浴時,兒於琉璃屏後窺之。群臣無有佳於昌宗者。昌宗通體雪艷,無微痕半瑕。瘦不露骨,豐不垂腴。其陰頭豐根削,未起時垂不甚長,渾脫類鵝卵,有龜稜高起五六分,鮮紅柔潤。”語未畢,太后色和,謾曰:“兒試耶?”公主曰:“兒非不涎之也,為後故,不敢。然終不自信,故遣侍兒逼焉。”回顧侍者曰:“據實奏天皇,毋慚也。”侍兒跪起附耳如公主狀,奏曰:“奴初遇昌宗時,似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稜張如傘。三四提後,花蕊盡開,神魂飛矣。昌宗遲速,亦不自為主張,婉轉隨奴意。事畢後,紅玉頹然,奴觸之,體猶噤也。”太后大喜,指公主曰:“兒誠解人,朕每聞世俗女子,但好壯健,不選溫柔。此村嫗淫耳。夫壯健遲久,可以藥力為也,海外慎卹膠,宮中有石許,無所用之。男陰佳處,全在美滿柔和。懷義老奴,筋勝於肉,徒事憨猛,當時雖愜,過後朕體覺違和。御醫沈南璆肉差勝,然上下如一,頭角蒙混,且皮弛稍稍裹稜,非翹起不脫,故時覺不淨。如卿所云,乃全才也。”公主出,即命侍者召昌宗,衣以輕綃霧谷之衣,冠以玉清雲仙之巾。浴蘭芳,含雞舌入宮。後果大幸,薛、沈輩不復召矣。當是時,太后春秋高,學修養法,常含昌宗陰而睡。昌宗陰頭豐肥,後口為之勞,終弗忍棄。後兒齒重生,昌宗覺苦,乃薦易之。後口含易之,而以下體受昌宗,情尤酣艷。易之寵亞於昌宗,二人易班休沐,每歸家,後遣人伺之,不許與妻交一語。上樓去梯,其母憐之,置人壁間,方生國忠也。太后使昌宗騎木鶴,呼為子晉後身。又命修三教珠英,居控鶴監。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酬唱。之問尤諂事二張,為持溺器。人笑之。之問曰:“卿知是何等溺乎?我為婦人遇二張,亦不知何者為名節,況天后也。”後以龍錦緞賜公主,且曰:“朕聞古時公主多行不端,此選駙馬者之罪也。自今以後,命畫工寫昌宗上下形體為式,如式者方充附馬之選。庶幾公主夫妻和樂,亦不虛生帝王家。”公主及侍兒宮人皆叩頭呼萬歲。中宗、睿宗仿而行之。其時安樂公主雖驕奢,與武延秀恩好頗隆,無面首之侍,皆後力也 。

《控鶴監秘記》張昌宗㊙️戀 陳斯紅 唐朝·張垍 原文極生動,特附在譯文後 武則天寵幸薛懷義歷有數年。薛懷義驕橫恣意不遵守法規,在南衙馳馬縱行,以至被宰相蘇良嗣掌嘴處罰,武則天知道後很不高興。 一天,武則天在上陽宮備置酒席,從容地告謂千金公主道: “你可知道朕身邊無人可用麼?現下因此屈抑鬱悶,又有什麼辦法?” 千金公主頓首說: “兒臣想上奏母后已久。母后不道,“兒臣哪裡敢先行進言?今日母后既然知道了小寶(薛懷義的本名) 的罪過,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樣的神聖佛光,托身在人間,廣選男寵。自當應選擇公卿大家子弟中姿色領受穠粹的佳者,置於床第之間,如此足以遊養聖上情懷,捐除煩慮。又何必要去寵幸一個市井無賴之人,一如過往嫪毐(歷史上著名男色,表演陽具轉輪,以陽具為軸,穿入用桐木做的車輪中繞庭狂奔而不墜)、曇獻(著名肌肉和尚)那般事體,被千秋萬世比作秦、胡兩位太后嗎? ” 武則天說: “正如你所言,朕也是知道的。近日宰相掌批薛懷義面頰,正是欺辱他是一個市井小人。如果能得到公卿子弟,兼且通曉文墨之人,南衙哪裡敢行羞辱之舉?” 武則天說完嘆息不已。 千金公主道: “陛下不要嘆氣。陛下委身太宗皇帝之時,可知道鳳閣侍郎張九成么?他的養子張昌宗現下年近弱冠,生得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與刺王妃十分相似太后默然。” 武則天低頭沒有應答。 千金公主借勢跪上前去,起身附近耳語說: “陛下勿需多慮,兒臣對張昌宗的下體也知道一些。兒臣曾在凝碧池設下莊園,春花盛開時,駙馬便宴請諸位賓客,宴會結束之後,賞賜眾人沐浴。在洗浴的時候,兒臣在琉璃屏風後窺看,群臣當中沒有好過張昌宗的。張昌宗通體雪艷,沒有半點微痕瑕疵,身體瘦卻不露銳骨,豐潤卻不垂脂。他的下體頭部豐滿而根部削挺,沒有勃起時,看上去低垂不是很長,彷彿渾然脫胎於鵝卵。前端有龜棱突起五六分高,色澤鮮紅柔潤。” 千金公主進言未畢,武則天面色有些緩和下來,輕慢地問: “難道你曾試過?” 千金公主道: “不是兒臣不垂涎於他,只為母后之故所以不敢。然而始終不能自以為信,因此讓身邊侍女前去試用。” 千金公主回頭看著侍女對她說: “如實向陛下禀告,不必害羞。” 侍女跪在武則天身邊,效仿千金公主的樣子起身附耳,上奏說: “奴家初次與張昌宗相接時,感覺他如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龜頭突張如傘。歷經幾十次插入後,奴家花蕊盡開,神魂已不知飛向何處。昌宗行舉速遲,不以自己的快意為主張,婉轉依隨奴家心意。事體完畢之後,紅玉頹然,奴家與之相觸,身體還是止不住地顫抖。” 武則天大喜,指著千金公主說: “你真懂人心意。朕每每聽聞世俗的女子,多好壯健男子,不選溫柔之輩。這只是村婆的淫趣罷了。男子行事壯偉經久,可以使用藥力來到達目的,海外卹膠(春藥),朕在宮中也寶藏一石多,但無處可用。男子陰物佳妙之處,全然在於美滿和柔和。薛懷義這老廝,肉筋勝過肉體,做起愛來太猛,當時雖然感到愜意,事後朕的身體卻感到有違良和。沈南璆就一般了,還有包皮包莖,因此,朕老感覺不干淨。如果你們所說的不假,張昌宗那便是男人中的極品了。” 千金公主出去後,當即命令侍女傳召張昌宗,賜給輕綃霧谷之衣,再配上玉清雲仙款式的頭巾,洗了一個鮮花浴,讓他口含丁香送入武則天宮中。 之後張昌宗果然得到武則天臨幸,薛沈(薛懷義、沈南璆)之輩不再受到召喚了。 張昌宗和武則天二人歡會之時,武則天知道採陽補陰之法,時常口含張昌宗的陽具睡去。 張昌宗陽具頭體豐肥,武則天嘴張久勞乏,最終也不忍心放棄,後來武則天長了新的牙齒,張昌宗感到苦不堪言,於是將兄長張易之推薦出來。 如此,武則天口含張易之,而用下體承受張昌宗,三人用情很是酣暢香艷。 張易之受寵的程度稍遜於張昌宗,兄弟二人輪班休寢沐浴。每次回到家中,武則天都要派遣專人身邊伺候,不許他倆和妻子哪怕對上一句話。他倆登上樓閣 便要去掉樓梯。 張家老母憐惜兒子,替他們安設了暗室,這才生下孫子張國忠。 武則天讓張昌宗起在木鶴背上,把他作為男神捧著;又命他修纂《三教珠英》,身居控鶴監之職。其間張氏兄弟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有過來往,宋之問尤其羨慕張家兄弟,曾經為他們把持過尿盆,知道的人都恥笑宋之問。 宋之問說: “我若是作為女人遇見張家兄弟,也不知道什麼是名節了, 更何況天后呢?” 武則天用龍錦千段賜給千金公主,而且附言說: “朕聽聞古時公主行端多有不檢,這是遴選駙馬之人的罪過。自今而後,朕命令畫工照張昌宗上下形體寫繪下來,做為範本,若有符合之人,才能充當駙馬的候選人。屆時我朝公主夫妻和樂,也不虛妄了生在帝王之家的幸運了。” 千金公主及侍女、宮人無不叩頭口呼萬歲。 後來唐中宗、唐睿宗兩位皇帝對此效法而行舉,那時安樂公主雖然驕橫奢靡,但與駙馬武廷秀恩愛和好,頗是隆重,身邊沒有面首伺候,這些都是武則天功勞啊。 【原文】 太后幸懷義數年,懷義嬌恣不法,馳馬南衙,為宰相蘇良嗣批頰。後聞而銜之。一日,置酒上陽宮,從容謂千金公主曰:“汝知朕左右無人乎?為此紆鬱,奈何?”公主頓首曰:“臣欲奏天皇久矣。天皇不言,臣何敢先言?今陛下既知小寶之罪,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聖佛,托身人間,廣選男妃。自應擇公卿舊家子弟,姿禀穠粹者,置床笫間,足以遊養聖情,捐除煩慮。何事幸彼市井無賴之徒,為嫪毐、曇獻故事,被千秋萬世擬秦胡兩後耶?”后曰:“微汝言,朕亦知之。近日宰相批懷義面,正欺其市井小人耳。若得公卿子,通曉文墨者,南衙何敢辱之?”言畢而歎。公主曰:“陛下勿嘆,陛下知太宗時有鳳閣侍郎張九成乎?其從子昌宗,年近弱冠,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絕類巢刺王妃。”後默然,俯而未應。公主遽前跪起,附耳語曰:“陛下毋過慮。兒兼知昌宗下體矣。兒於凝碧池置莊,春花盛時,駙馬輒宴賓客,宴畢,賜浴。浴時,兒於琉璃屏後窺之。群臣無有佳於昌宗者。昌宗通體雪艷,無微痕半瑕。瘦不露骨,豐不垂腴。其陰頭豐根削,未起時垂不甚長,渾脫類鵝卵,有龜稜高起五六分,鮮紅柔潤。”語未畢,太后色和,謾曰:“兒試耶?”公主曰:“兒非不涎之也,為後故,不敢。然終不自信,故遣侍兒逼焉。”回顧侍者曰:“據實奏天皇,毋慚也。”侍兒跪起附耳如公主狀,奏曰:“奴初遇昌宗時,似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稜張如傘。三四提後,花蕊盡開,神魂飛矣。昌宗遲速,亦不自為主張,婉轉隨奴意。事畢後,紅玉頹然,奴觸之,體猶噤也。”太后大喜,指公主曰:“兒誠解人,朕每聞世俗女子,但好壯健,不選溫柔。此村嫗淫耳。夫壯健遲久,可以藥力為也,海外慎卹膠,宮中有石許,無所用之。男陰佳處,全在美滿柔和。懷義老奴,筋勝於肉,徒事憨猛,當時雖愜,過後朕體覺違和。御醫沈南璆肉差勝,然上下如一,頭角蒙混,且皮弛稍稍裹稜,非翹起不脫,故時覺不淨。如卿所云,乃全才也。”公主出,即命侍者召昌宗,衣以輕綃霧谷之衣,冠以玉清雲仙之巾。浴蘭芳,含雞舌入宮。後果大幸,薛、沈輩不復召矣。當是時,太后春秋高,學修養法,常含昌宗陰而睡。昌宗陰頭豐肥,後口為之勞,終弗忍棄。後兒齒重生,昌宗覺苦,乃薦易之。後口含易之,而以下體受昌宗,情尤酣艷。易之寵亞於昌宗,二人易班休沐,每歸家,後遣人伺之,不許與妻交一語。上樓去梯,其母憐之,置人壁間,方生國忠也。太后使昌宗騎木鶴,呼為子晉後身。又命修三教珠英,居控鶴監。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酬唱。之問尤諂事二張,為持溺器。人笑之。之問曰:“卿知是何等溺乎?我為婦人遇二張,亦不知何者為名節,況天后也。”後以龍錦緞賜公主,且曰:“朕聞古時公主多行不端,此選駙馬者之罪也。自今以後,命畫工寫昌宗上下形體為式,如式者方充附馬之選。庶幾公主夫妻和樂,亦不虛生帝王家。”公主及侍兒宮人皆叩頭呼萬歲。中宗、睿宗仿而行之。其時安樂公主雖驕奢,與武延秀恩好頗隆,無面首之侍,皆後力也 。

《控鶴監秘記》張昌宗㊙️戀
陳斯紅
唐朝·張垍
原文極生動,特附在譯文後

武則天寵幸薛懷義歷有數年。薛懷義驕橫恣意不遵守法規,在南衙馳馬縱行,以至被宰相蘇良嗣掌嘴處罰,武則天知道後很不高興。

一天,武則天在上陽宮備置酒席,從容地告謂千金公主道:

“你可知道朕身邊無人可用麼?現下因此屈抑鬱悶,又有什麼辦法?”

千金公主頓首說:

“兒臣想上奏母后已久。母后不道,“兒臣哪裡敢先行進言?今日母后既然知道了小寶(薛懷義的本名) 的罪過,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樣的神聖佛光,托身在人間,廣選男寵。自當應選擇公卿大家子弟中姿色領受穠粹的佳者,置於床第之間,如此足以遊養聖上情懷,捐除煩慮。又何必要去寵幸一個市井無賴之人,一如過往嫪毐(歷史上著名男色,表演陽具轉輪,以陽具為軸,穿入用桐木做的車輪中繞庭狂奔而不墜)、曇獻(著名肌肉和尚)那般事體,被千秋萬世比作秦、胡兩位太后嗎? ”

武則天說:

“正如你所言,朕也是知道的。近日宰相掌批薛懷義面頰,正是欺辱他是一個市井小人。如果能得到公卿子弟,兼且通曉文墨之人,南衙哪裡敢行羞辱之舉?”

武則天說完嘆息不已。

千金公主道:

“陛下不要嘆氣。陛下委身太宗皇帝之時,可知道鳳閣侍郎張九成么?他的養子張昌宗現下年近弱冠,生得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與刺王妃十分相似太后默然。”

武則天低頭沒有應答。

千金公主借勢跪上前去,起身附近耳語說:

“陛下勿需多慮,兒臣對張昌宗的下體也知道一些。兒臣曾在凝碧池設下莊園,春花盛開時,駙馬便宴請諸位賓客,宴會結束之後,賞賜眾人沐浴。在洗浴的時候,兒臣在琉璃屏風後窺看,群臣當中沒有好過張昌宗的。張昌宗通體雪艷,沒有半點微痕瑕疵,身體瘦卻不露銳骨,豐潤卻不垂脂。他的下體頭部豐滿而根部削挺,沒有勃起時,看上去低垂不是很長,彷彿渾然脫胎於鵝卵。前端有龜棱突起五六分高,色澤鮮紅柔潤。”

千金公主進言未畢,武則天面色有些緩和下來,輕慢地問:

“難道你曾試過?”

千金公主道:

“不是兒臣不垂涎於他,只為母后之故所以不敢。然而始終不能自以為信,因此讓身邊侍女前去試用。”

千金公主回頭看著侍女對她說:

“如實向陛下禀告,不必害羞。”

侍女跪在武則天身邊,效仿千金公主的樣子起身附耳,上奏說:

“奴家初次與張昌宗相接時,感覺他如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龜頭突張如傘。歷經幾十次插入後,奴家花蕊盡開,神魂已不知飛向何處。昌宗行舉速遲,不以自己的快意為主張,婉轉依隨奴家心意。事體完畢之後,紅玉頹然,奴家與之相觸,身體還是止不住地顫抖。”

武則天大喜,指著千金公主說:

“你真懂人心意。朕每每聽聞世俗的女子,多好壯健男子,不選溫柔之輩。這只是村婆的淫趣罷了。男子行事壯偉經久,可以使用藥力來到達目的,海外卹膠(春藥),朕在宮中也寶藏一石多,但無處可用。男子陰物佳妙之處,全然在於美滿和柔和。薛懷義這老廝,肉筋勝過肉體,做起愛來太猛,當時雖然感到愜意,事後朕的身體卻感到有違良和。沈南璆就一般了,還有包皮包莖,因此,朕老感覺不干淨。如果你們所說的不假,張昌宗那便是男人中的極品了。”

千金公主出去後,當即命令侍女傳召張昌宗,賜給輕綃霧谷之衣,再配上玉清雲仙款式的頭巾,洗了一個鮮花浴,讓他口含丁香送入武則天宮中。

之後張昌宗果然得到武則天臨幸,薛沈(薛懷義、沈南璆)之輩不再受到召喚了。

張昌宗和武則天二人歡會之時,武則天知道採陽補陰之法,時常口含張昌宗的陽具睡去。

張昌宗陽具頭體豐肥,武則天嘴張久勞乏,最終也不忍心放棄,後來武則天長了新的牙齒,張昌宗感到苦不堪言,於是將兄長張易之推薦出來。

如此,武則天口含張易之,而用下體承受張昌宗,三人用情很是酣暢香艷。

張易之受寵的程度稍遜於張昌宗,兄弟二人輪班休寢沐浴。每次回到家中,武則天都要派遣專人身邊伺候,不許他倆和妻子哪怕對上一句話。他倆登上樓閣 便要去掉樓梯。

張家老母憐惜兒子,替他們安設了暗室,這才生下孫子張國忠。

武則天讓張昌宗起在木鶴背上,把他作為男神捧著;又命他修纂《三教珠英》,身居控鶴監之職。其間張氏兄弟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有過來往,宋之問尤其羨慕張家兄弟,曾經為他們把持過尿盆,知道的人都恥笑宋之問。

宋之問說:

“我若是作為女人遇見張家兄弟,也不知道什麼是名節了, 更何況天后呢?”

武則天用龍錦千段賜給千金公主,而且附言說:

“朕聽聞古時公主行端多有不檢,這是遴選駙馬之人的罪過。自今而後,朕命令畫工照張昌宗上下形體寫繪下來,做為範本,若有符合之人,才能充當駙馬的候選人。屆時我朝公主夫妻和樂,也不虛妄了生在帝王之家的幸運了。”

千金公主及侍女、宮人無不叩頭口呼萬歲。

後來唐中宗、唐睿宗兩位皇帝對此效法而行舉,那時安樂公主雖然驕橫奢靡,但與駙馬武廷秀恩愛和好,頗是隆重,身邊沒有面首伺候,這些都是武則天功勞啊。

【原文】

太后幸懷義數年,懷義嬌恣不法,馳馬南衙,為宰相蘇良嗣批頰。後聞而銜之。一日,置酒上陽宮,從容謂千金公主曰:“汝知朕左右無人乎?為此紆鬱,奈何?”公主頓首曰:“臣欲奏天皇久矣。天皇不言,臣何敢先言?今陛下既知小寶之罪,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聖佛,托身人間,廣選男妃。自應擇公卿舊家子弟,姿禀穠粹者,置床笫間,足以遊養聖情,捐除煩慮。何事幸彼市井無賴之徒,為嫪毐、曇獻故事,被千秋萬世擬秦胡兩後耶?”后曰:“微汝言,朕亦知之。近日宰相批懷義面,正欺其市井小人耳。若得公卿子,通曉文墨者,南衙何敢辱之?”言畢而歎。公主曰:“陛下勿嘆,陛下知太宗時有鳳閣侍郎張九成乎?其從子昌宗,年近弱冠,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絕類巢刺王妃。”後默然,俯而未應。公主遽前跪起,附耳語曰:“陛下毋過慮。兒兼知昌宗下體矣。兒於凝碧池置莊,春花盛時,駙馬輒宴賓客,宴畢,賜浴。浴時,兒於琉璃屏後窺之。群臣無有佳於昌宗者。昌宗通體雪艷,無微痕半瑕。瘦不露骨,豐不垂腴。其陰頭豐根削,未起時垂不甚長,渾脫類鵝卵,有龜稜高起五六分,鮮紅柔潤。”語未畢,太后色和,謾曰:“兒試耶?”公主曰:“兒非不涎之也,為後故,不敢。然終不自信,故遣侍兒逼焉。”回顧侍者曰:“據實奏天皇,毋慚也。”侍兒跪起附耳如公主狀,奏曰:“奴初遇昌宗時,似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稜張如傘。三四提後,花蕊盡開,神魂飛矣。昌宗遲速,亦不自為主張,婉轉隨奴意。事畢後,紅玉頹然,奴觸之,體猶噤也。”太后大喜,指公主曰:“兒誠解人,朕每聞世俗女子,但好壯健,不選溫柔。此村嫗淫耳。夫壯健遲久,可以藥力為也,海外慎卹膠,宮中有石許,無所用之。男陰佳處,全在美滿柔和。懷義老奴,筋勝於肉,徒事憨猛,當時雖愜,過後朕體覺違和。御醫沈南璆肉差勝,然上下如一,頭角蒙混,且皮弛稍稍裹稜,非翹起不脫,故時覺不淨。如卿所云,乃全才也。”公主出,即命侍者召昌宗,衣以輕綃霧谷之衣,冠以玉清雲仙之巾。浴蘭芳,含雞舌入宮。後果大幸,薛、沈輩不復召矣。當是時,太后春秋高,學修養法,常含昌宗陰而睡。昌宗陰頭豐肥,後口為之勞,終弗忍棄。後兒齒重生,昌宗覺苦,乃薦易之。後口含易之,而以下體受昌宗,情尤酣艷。易之寵亞於昌宗,二人易班休沐,每歸家,後遣人伺之,不許與妻交一語。上樓去梯,其母憐之,置人壁間,方生國忠也。太后使昌宗騎木鶴,呼為子晉後身。又命修三教珠英,居控鶴監。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酬唱。之問尤諂事二張,為持溺器。人笑之。之問曰:“卿知是何等溺乎?我為婦人遇二張,亦不知何者為名節,況天后也。”後以龍錦緞賜公主,且曰:“朕聞古時公主多行不端,此選駙馬者之罪也。自今以後,命畫工寫昌宗上下形體為式,如式者方充附馬之選。庶幾公主夫妻和樂,亦不虛生帝王家。”公主及侍兒宮人皆叩頭呼萬歲。中宗、睿宗仿而行之。其時安樂公主雖驕奢,與武延秀恩好頗隆,無面首之侍,皆後力也 。

陈斯红💌💌🌹🌹🍀🍀陈斯红:《控鶴監秘記》張昌宗㊙️戀 陳斯紅 唐朝·張垍 原文極生動,特附在譯文後 武則天寵幸薛懷義歷有數年。薛懷義驕橫恣意不遵守法規,在南衙馳馬縱行,以至被宰相蘇良嗣掌嘴處罰,武則天知道後很不高興。 一天,武則天在上陽宮備置酒席,從容地告謂千金公主道: “你可知道朕身邊無人可用麼?現下因此屈抑鬱悶,又有什麼辦法?” 千金公主頓首說: “兒臣想上奏母后已久。母后不道,“兒臣哪裡敢先行進言?今日母后既然知道了小寶(薛懷義的本名) 的罪過,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樣的神聖佛光,托身在人間,廣選男寵。自當應選擇公卿大家子弟中姿色領受穠粹的佳者,置於床第之間,如此足以遊養聖上情懷,捐除煩慮。又何必要去寵幸一個市井無賴之人,一如過往嫪毐(歷史上著名男色,表演陽具轉輪,以陽具為軸,穿入用桐木做的車輪中繞庭狂奔而不墜)、曇獻(著名肌肉和尚)那般事體,被千秋萬世比作秦、胡兩位太后嗎? ” 武則天說: “正如你所言,朕也是知道的。近日宰相掌批薛懷義面頰,正是欺辱他是一個市井小人。如果能得到公卿子弟,兼且通曉文墨之人,南衙哪裡敢行羞辱之舉?” 武則天說完嘆息不已。 千金公主道: “陛下不要嘆氣。陛下委身太宗皇帝之時,可知道鳳閣侍郎張九成么?他的養子張昌宗現下年近弱冠,生得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與刺王妃十分相似太后默然。” 武則天低頭沒有應答。 千金公主借勢跪上前去,起身附近耳語說: “陛下勿需多慮,兒臣對張昌宗的下體也知道一些。兒臣曾在凝碧池設下莊園,春花盛開時,駙馬便宴請諸位賓客,宴會結束之後,賞賜眾人沐浴。在洗浴的時候,兒臣在琉璃屏風後窺看,群臣當中沒有好過張昌宗的。張昌宗通體雪艷,沒有半點微痕瑕疵,身體瘦卻不露銳骨,豐潤卻不垂脂。他的下體頭部豐滿而根部削挺,沒有勃起時,看上去低垂不是很長,彷彿渾然脫胎於鵝卵。前端有龜棱突起五六分高,色澤鮮紅柔潤。” 千金公主進言未畢,武則天面色有些緩和下來,輕慢地問: “難道你曾試過?” 千金公主道: “不是兒臣不垂涎於他,只為母后之故所以不敢。然而始終不能自以為信,因此讓身邊侍女前去試用。” 千金公主回頭看著侍女對她說: “如實向陛下禀告,不必害羞。” 侍女跪在武則天身邊,效仿千金公主的樣子起身附耳,上奏說: “奴家初次與張昌宗相接時,感覺他如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龜頭突張如傘。歷經幾十次插入後,奴家花蕊盡開,神魂已不知飛向何處。昌宗行舉速遲,不以自己的快意為主張,婉轉依隨奴家心意。事體完畢之後,紅玉頹然,奴家與之相觸,身體還是止不住地顫抖。” 武則天大喜,指著千金公主說: “你真懂人心意。朕每每聽聞世俗的女子,多好壯健男子,不選溫柔之輩。這只是村婆的淫趣罷了。男子行事壯偉經久,可以使用藥力來到達目的,海外卹膠(春藥),朕在宮中也寶藏一石多,但無處可用。男子陰物佳妙之處,全然在於美滿和柔和。薛懷義這老廝,肉筋勝過肉體,做起愛來太猛,當時雖然感到愜意,事後朕的身體卻感到有違良和。沈南璆就一般了,還有包皮包莖,因此,朕老感覺不干淨。如果你們所說的不假,張昌宗那便是男人中的極品了。” 千金公主出去後,當即命令侍女傳召張昌宗,賜給輕綃霧谷之衣,再配上玉清雲仙款式的頭巾,洗了一個鮮花浴,讓他口含丁香送入武則天宮中。 之後張昌宗果然得到武則天臨幸,薛沈(薛懷義、沈南璆)之輩不再受到召喚了。 張昌宗和武則天二人歡會之時,武則天知道採陽補陰之法,時常口含張昌宗的陽具睡去。 張昌宗陽具頭體豐肥,武則天嘴張久勞乏,最終也不忍心放棄,後來武則天長了新的牙齒,張昌宗感到苦不堪言,於是將兄長張易之推薦出來。 如此,武則天口含張易之,而用下體承受張昌宗,三人用情很是酣暢香艷。 張易之受寵的程度稍遜於張昌宗,兄弟二人輪班休寢沐浴。每次回到家中,武則天都要派遣專人身邊伺候,不許他倆和妻子哪怕對上一句話。他倆登上樓閣 便要去掉樓梯。 張家老母憐惜兒子,替他們安設了暗室,這才生下孫子張國忠。 武則天讓張昌宗起在木鶴背上,把他作為男神捧著;又命他修纂《三教珠英》,身居控鶴監之職。其間張氏兄弟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有過來往,宋之問尤其羨慕張家兄弟,曾經為他們把持過尿盆,知道的人都恥笑宋之問。 宋之問說: “我若是作為女人遇見張家兄弟,也不知道什麼是名節了, 更何況天后呢?” 武則天用龍錦千段賜給千金公主,而且附言說: “朕聽聞古時公主行端多有不檢,這是遴選駙馬之人的罪過。自今而後,朕命令畫工照張昌宗上下形體寫繪下來,做為範本,若有符合之人,才能充當駙馬的候選人。屆時我朝公主夫妻和樂,也不虛妄了生在帝王之家的幸運了。” 千金公主及侍女、宮人無不叩頭口呼萬歲。 後來唐中宗、唐睿宗兩位皇帝對此效法而行舉,那時安樂公主雖然驕橫奢靡,但與駙馬武廷秀恩愛和好,頗是隆重,身邊沒有面首伺候,這些都是武則天功勞啊。 【原文】 太后幸懷義數年,懷義嬌恣不法,馳馬南衙,為宰相蘇良嗣批頰。後聞而銜之。一日,置酒上陽宮,從容謂千金公主曰:“汝知朕左右無人乎?為此紆鬱,奈何?”公主頓首曰:“臣欲奏天皇久矣。天皇不言,臣何敢先言?今陛下既知小寶之罪,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聖佛,托身人間,廣選男妃。自應擇公卿舊家子弟,姿禀穠粹者,置床笫間,足以遊養聖情,捐除煩慮。何事幸彼市井無賴之徒,為嫪毐、曇獻故事,被千秋萬世擬秦胡兩後耶?”后曰:“微汝言,朕亦知之。近日宰相批懷義面,正欺其市井小人耳。若得公卿子,通曉文墨者,南衙何敢辱之?”言畢而歎。公主曰:“陛下勿嘆,陛下知太宗時有鳳閣侍郎張九成乎?其從子昌宗,年近弱冠,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絕類巢刺王妃。”後默然,俯而未應。公主遽前跪起,附耳語曰:“陛下毋過慮。兒兼知昌宗下體矣。兒於凝碧池置莊,春花盛時,駙馬輒宴賓客,宴畢,賜浴。浴時,兒於琉璃屏後窺之。群臣無有佳於昌宗者。昌宗通體雪艷,無微痕半瑕。瘦不露骨,豐不垂腴。其陰頭豐根削,未起時垂不甚長,渾脫類鵝卵,有龜稜高起五六分,鮮紅柔潤。”語未畢,太后色和,謾曰:“兒試耶?”公主曰:“兒非不涎之也,為後故,不敢。然終不自信,故遣侍兒逼焉。”回顧侍者曰:“據實奏天皇,毋慚也。”侍兒跪起附耳如公主狀,奏曰:“奴初遇昌宗時,似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稜張如傘。三四提後,花蕊盡開,神魂飛矣。昌宗遲速,亦不自為主張,婉轉隨奴意。事畢後,紅玉頹然,奴觸之,體猶噤也。”太后大喜,指公主曰:“兒誠解人,朕每聞世俗女子,但好壯健,不選溫柔。此村嫗淫耳。夫壯健遲久,可以藥力為也,海外慎卹膠,宮中有石許,無所用之。男陰佳處,全在美滿柔和。懷義老奴,筋勝於肉,徒事憨猛,當時雖愜,過後朕體覺違和。御醫沈南璆肉差勝,然上下如一,頭角蒙混,且皮弛稍稍裹稜,非翹起不脫,故時覺不淨。如卿所云,乃全才也。”公主出,即命侍者召昌宗,衣以輕綃霧谷之衣,冠以玉清雲仙之巾。浴蘭芳,含雞舌入宮。後果大幸,薛、沈輩不復召矣。當是時,太后春秋高,學修養法,常含昌宗陰而睡。昌宗陰頭豐肥,後口為之勞,終弗忍棄。後兒齒重生,昌宗覺苦,乃薦易之。後口含易之,而以下體受昌宗,情尤酣艷。易之寵亞於昌宗,二人易班休沐,每歸家,後遣人伺之,不許與妻交一語。上樓去梯,其母憐之,置人壁間,方生國忠也。太后使昌宗騎木鶴,呼為子晉後身。又命修三教珠英,居控鶴監。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酬唱。之問尤諂事二張,為持溺器。人笑之。之問曰:“卿知是何等溺乎?我為婦人遇二張,亦不知何者為名節,況天后也。”後以龍錦緞賜公主,且曰:“朕聞古時公主多行不端,此選駙馬者之罪也。自今以後,命畫工寫昌宗上下形體為式,如式者方充附馬之選。庶幾公主夫妻和樂,亦不虛生帝王家。”公主及侍兒宮人皆叩頭呼萬歲。中宗、睿宗仿而行之。其時安樂公主雖驕奢,與武延秀恩好頗隆,無面首之侍,皆後力也 。 ;陈斯红💌💌🌹🌹🍀🍀陈斯红

陈斯红💌💌🌹🌹🍀🍀陈斯红

《控鶴監秘記》張昌宗㊙️戀
陳斯紅
唐朝·張垍
原文極生動,特附在譯文後

武則天寵幸薛懷義歷有數年。薛懷義驕橫恣意不遵守法規,在南衙馳馬縱行,以至被宰相蘇良嗣掌嘴處罰,武則天知道後很不高興。

一天,武則天在上陽宮備置酒席,從容地告謂千金公主道:

“你可知道朕身邊無人可用麼?現下因此屈抑鬱悶,又有什麼辦法?”

千金公主頓首說:

“兒臣想上奏母后已久。母后不道,“兒臣哪裡敢先行進言?今日母后既然知道了小寶(薛懷義的本名) 的罪過,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樣的神聖佛光,托身在人間,廣選男寵。自當應選擇公卿大家子弟中姿色領受穠粹的佳者,置於床第之間,如此足以遊養聖上情懷,捐除煩慮。又何必要去寵幸一個市井無賴之人,一如過往嫪毐(歷史上著名男色,表演陽具轉輪,以陽具為軸,穿入用桐木做的車輪中繞庭狂奔而不墜)、曇獻(著名肌肉和尚)那般事體,被千秋萬世比作秦、胡兩位太后嗎? ”

武則天說:

“正如你所言,朕也是知道的。近日宰相掌批薛懷義面頰,正是欺辱他是一個市井小人。如果能得到公卿子弟,兼且通曉文墨之人,南衙哪裡敢行羞辱之舉?”

武則天說完嘆息不已。

千金公主道:

“陛下不要嘆氣。陛下委身太宗皇帝之時,可知道鳳閣侍郎張九成么?他的養子張昌宗現下年近弱冠,生得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與刺王妃十分相似太后默然。”

武則天低頭沒有應答。

千金公主借勢跪上前去,起身附近耳語說:

“陛下勿需多慮,兒臣對張昌宗的下體也知道一些。兒臣曾在凝碧池設下莊園,春花盛開時,駙馬便宴請諸位賓客,宴會結束之後,賞賜眾人沐浴。在洗浴的時候,兒臣在琉璃屏風後窺看,群臣當中沒有好過張昌宗的。張昌宗通體雪艷,沒有半點微痕瑕疵,身體瘦卻不露銳骨,豐潤卻不垂脂。他的下體頭部豐滿而根部削挺,沒有勃起時,看上去低垂不是很長,彷彿渾然脫胎於鵝卵。前端有龜棱突起五六分高,色澤鮮紅柔潤。”

千金公主進言未畢,武則天面色有些緩和下來,輕慢地問:

“難道你曾試過?”

千金公主道:

“不是兒臣不垂涎於他,只為母后之故所以不敢。然而始終不能自以為信,因此讓身邊侍女前去試用。”

千金公主回頭看著侍女對她說:

“如實向陛下禀告,不必害羞。”

侍女跪在武則天身邊,效仿千金公主的樣子起身附耳,上奏說:

“奴家初次與張昌宗相接時,感覺他如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龜頭突張如傘。歷經幾十次插入後,奴家花蕊盡開,神魂已不知飛向何處。昌宗行舉速遲,不以自己的快意為主張,婉轉依隨奴家心意。事體完畢之後,紅玉頹然,奴家與之相觸,身體還是止不住地顫抖。”

武則天大喜,指著千金公主說:

“你真懂人心意。朕每每聽聞世俗的女子,多好壯健男子,不選溫柔之輩。這只是村婆的淫趣罷了。男子行事壯偉經久,可以使用藥力來到達目的,海外卹膠(春藥),朕在宮中也寶藏一石多,但無處可用。男子陰物佳妙之處,全然在於美滿和柔和。薛懷義這老廝,肉筋勝過肉體,做起愛來太猛,當時雖然感到愜意,事後朕的身體卻感到有違良和。沈南璆就一般了,還有包皮包莖,因此,朕老感覺不干淨。如果你們所說的不假,張昌宗那便是男人中的極品了。”

千金公主出去後,當即命令侍女傳召張昌宗,賜給輕綃霧谷之衣,再配上玉清雲仙款式的頭巾,洗了一個鮮花浴,讓他口含丁香送入武則天宮中。

之後張昌宗果然得到武則天臨幸,薛沈(薛懷義、沈南璆)之輩不再受到召喚了。

張昌宗和武則天二人歡會之時,武則天知道採陽補陰之法,時常口含張昌宗的陽具睡去。

張昌宗陽具頭體豐肥,武則天嘴張久勞乏,最終也不忍心放棄,後來武則天長了新的牙齒,張昌宗感到苦不堪言,於是將兄長張易之推薦出來。

如此,武則天口含張易之,而用下體承受張昌宗,三人用情很是酣暢香艷。

張易之受寵的程度稍遜於張昌宗,兄弟二人輪班休寢沐浴。每次回到家中,武則天都要派遣專人身邊伺候,不許他倆和妻子哪怕對上一句話。他倆登上樓閣 便要去掉樓梯。

張家老母憐惜兒子,替他們安設了暗室,這才生下孫子張國忠。

武則天讓張昌宗起在木鶴背上,把他作為男神捧著;又命他修纂《三教珠英》,身居控鶴監之職。其間張氏兄弟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有過來往,宋之問尤其羨慕張家兄弟,曾經為他們把持過尿盆,知道的人都恥笑宋之問。

宋之問說:

“我若是作為女人遇見張家兄弟,也不知道什麼是名節了, 更何況天后呢?”

武則天用龍錦千段賜給千金公主,而且附言說:

“朕聽聞古時公主行端多有不檢,這是遴選駙馬之人的罪過。自今而後,朕命令畫工照張昌宗上下形體寫繪下來,做為範本,若有符合之人,才能充當駙馬的候選人。屆時我朝公主夫妻和樂,也不虛妄了生在帝王之家的幸運了。”

千金公主及侍女、宮人無不叩頭口呼萬歲。

後來唐中宗、唐睿宗兩位皇帝對此效法而行舉,那時安樂公主雖然驕橫奢靡,但與駙馬武廷秀恩愛和好,頗是隆重,身邊沒有面首伺候,這些都是武則天功勞啊。

【原文】

太后幸懷義數年,懷義嬌恣不法,馳馬南衙,為宰相蘇良嗣批頰。後聞而銜之。一日,置酒上陽宮,從容謂千金公主曰:“汝知朕左右無人乎?為此紆鬱,奈何?”公主頓首曰:“臣欲奏天皇久矣。天皇不言,臣何敢先言?今陛下既知小寶之罪,臣竊以為天皇是何等聖佛,托身人間,廣選男妃。自應擇公卿舊家子弟,姿禀穠粹者,置床笫間,足以遊養聖情,捐除煩慮。何事幸彼市井無賴之徒,為嫪毐、曇獻故事,被千秋萬世擬秦胡兩後耶?”后曰:“微汝言,朕亦知之。近日宰相批懷義面,正欺其市井小人耳。若得公卿子,通曉文墨者,南衙何敢辱之?”言畢而歎。公主曰:“陛下勿嘆,陛下知太宗時有鳳閣侍郎張九成乎?其從子昌宗,年近弱冠,玉貌雪膚,眉目如畫,其風采絕類巢刺王妃。”後默然,俯而未應。公主遽前跪起,附耳語曰:“陛下毋過慮。兒兼知昌宗下體矣。兒於凝碧池置莊,春花盛時,駙馬輒宴賓客,宴畢,賜浴。浴時,兒於琉璃屏後窺之。群臣無有佳於昌宗者。昌宗通體雪艷,無微痕半瑕。瘦不露骨,豐不垂腴。其陰頭豐根削,未起時垂不甚長,渾脫類鵝卵,有龜稜高起五六分,鮮紅柔潤。”語未畢,太后色和,謾曰:“兒試耶?”公主曰:“兒非不涎之也,為後故,不敢。然終不自信,故遣侍兒逼焉。”回顧侍者曰:“據實奏天皇,毋慚也。”侍兒跪起附耳如公主狀,奏曰:“奴初遇昌宗時,似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稜張如傘。三四提後,花蕊盡開,神魂飛矣。昌宗遲速,亦不自為主張,婉轉隨奴意。事畢後,紅玉頹然,奴觸之,體猶噤也。”太后大喜,指公主曰:“兒誠解人,朕每聞世俗女子,但好壯健,不選溫柔。此村嫗淫耳。夫壯健遲久,可以藥力為也,海外慎卹膠,宮中有石許,無所用之。男陰佳處,全在美滿柔和。懷義老奴,筋勝於肉,徒事憨猛,當時雖愜,過後朕體覺違和。御醫沈南璆肉差勝,然上下如一,頭角蒙混,且皮弛稍稍裹稜,非翹起不脫,故時覺不淨。如卿所云,乃全才也。”公主出,即命侍者召昌宗,衣以輕綃霧谷之衣,冠以玉清雲仙之巾。浴蘭芳,含雞舌入宮。後果大幸,薛、沈輩不復召矣。當是時,太后春秋高,學修養法,常含昌宗陰而睡。昌宗陰頭豐肥,後口為之勞,終弗忍棄。後兒齒重生,昌宗覺苦,乃薦易之。後口含易之,而以下體受昌宗,情尤酣艷。易之寵亞於昌宗,二人易班休沐,每歸家,後遣人伺之,不許與妻交一語。上樓去梯,其母憐之,置人壁間,方生國忠也。太后使昌宗騎木鶴,呼為子晉後身。又命修三教珠英,居控鶴監。與學士崔融、宋之問等酬唱。之問尤諂事二張,為持溺器。人笑之。之問曰:“卿知是何等溺乎?我為婦人遇二張,亦不知何者為名節,況天后也。”後以龍錦緞賜公主,且曰:“朕聞古時公主多行不端,此選駙馬者之罪也。自今以後,命畫工寫昌宗上下形體為式,如式者方充附馬之選。庶幾公主夫妻和樂,亦不虛生帝王家。”公主及侍兒宮人皆叩頭呼萬歲。中宗、睿宗仿而行之。其時安樂公主雖驕奢,與武延秀恩好頗隆,無面首之侍,皆後力也 。

陈斯红💌💌🌹🌹🍀🍀陈斯红